《飘》:爱情故事的背后是一部女性意识觉醒的史诗巨著

改编自小说《飘》、由费雯丽主演的电影《乱世佳人》,在1939年的第12届奥斯卡奖中一举问鼎最佳剧情等八项金像奖,更为小说《飘》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婚后,玛格丽特·米切尔因腿伤辞去职务,投身于写作,历时10年,写成了《飘》。此书一经问世,就取得了巨大成功,受到世人的瞩目,作者也因此在文坛声名大噪。

斯嘉丽的叛逆精神使得《飘》极具文学价值,女性意识觉醒和女权思想使《飘》成为不朽之作。

作为女性中的一员,玛格丽特·米切尔在回顾这一段历史时,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女性命运的关切和对女性追求自主权的赞美。

。斯嘉丽是家中长女,她不仅容貌端庄,而且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母亲优良的家庭道德观在斯嘉丽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延续,同时父亲的自信、叛逆、冒险、率真、坚强、脾气暴躁的特质也在斯嘉丽身上得到了延续。

斯嘉丽对嬷嬷的教导持否定态度,其认为这样做是很愚蠢的,没有必要故意告知男人或外人食量很小。

正因如此,斯嘉丽并未遵循母亲原有的设想,其如男孩子般淘气,骑马、爬树、翻篱笆样样精通。

失去阿西里预示着斯嘉丽即将脱离传统的南方生活,如果她成功地嫁给了阿西里,她将永远不会离开传统的南方贵族文化;同时这也预示着南方文化即将经历一场变迁。

在亚特兰大,像斯嘉丽这样的孀妇也需要去医院做义工,在这里,斯嘉丽冲破社会对女性的重重束缚,勇敢参与义卖会,又于晚会上翩翩起舞。

万般无奈之下,斯嘉丽将希望寄托于弗兰克身上,为保全塔拉,斯嘉丽答应嫁给弗兰克。

斯嘉丽独立经营锯木厂,违反了社会对女性的定位,引起了她们的一致谴责,被孤立于社会之外。

这个时期的斯嘉丽不论是在人格上还是在经济上已经蜕变为非常独立的女性,完全不再依靠男性。

斯嘉丽从传统南方淑女到亲自采摘棉花的孀妇,再到成为强势的经商者的过程,正是南方从安逸的乐土到被困的废墟,再到经历社会和文化变迁顽强存活下来的一个缩影。

在斯嘉丽的心目中,无论现在多么糟糕,明天太阳升起后都会是一个美好的日子,正如小说的落幕之笔那样:

斯嘉丽的一生,是女性内心渴望的一生,她打破了当时美国男尊女卑的伦理秩序和禁忌,超出了束缚女性发展的困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