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警方破獲一起命案積案命案:嫌犯隱姓埋名已成千萬富翁

26年前,他隻身一人從東北雪鄉前往廣東廣州,以打工為生;10年前,他輾轉各地來到浙江杭州,學著做起了生意;如今,他擁有一家公司、兩家店舖及多處房産,身價超3000萬元。然而,他的財産卻全挂在別人名下。

近日,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婺城分局成功抓獲一名潛逃26年的命案積案嫌犯羅某(男,49歲),多年隱姓埋名甚至已成千萬富翁的他,終於露出了“真面目”。

“如果所有的錢能買一次人生重來的機會,我傾家蕩産也要買。”面對民警,羅某仿佛找到了“樹洞”,將隱藏多年不敢説的事一股腦兒説了出來。

1996年5月,黑龍江省樺南縣,20歲出頭的羅某和同村石氏兄弟因田間灌溉水渠問題起了爭執。因為互相都不肯讓步,3人的爭執逐漸從謾罵發展成了推搡,事態一步步升級。

混亂之中,羅某挨了不少拳腳,情急之下,他頻頻出拳,將對方打得頭破血流。直到一位同村長輩出來勸架,雙方這才罷手。

當夜,羅某在家中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心想,自己在老家總是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計較,還發生了糾紛打架,這也太沒出息了。於是他暗下決心,準備到縣城找份好工作,闖出一片天地。

第二天一早,羅某來到縣城。正當他在縣城閒逛時,家裏人聯繫他説,石氏兄弟中的哥哥因傷勢嚴重進了醫院。

羅某當時沒把這當回事,然而沒過多久,他卻在電視上看到了自己的通緝令石氏兄弟中的哥哥傷重不治去世了。“出事了!”慌亂中羅某買了一張南下廣州的車票,只想著要逃得越遠越好。

為了不被人發現,羅某潛逃到廣州後,便開始了隱姓埋名的生活。每到一個地方打工,他就冒用他人身份,對不同的人編造出不同的名字。

陸續打了幾年零工後,羅某起了做生意的心思,輾轉來到浙江省溫州市學習一段時間後,就前往杭州做起了倉儲服裝生意。

羅某説,這一段時間,他學會了忍讓,因為怕身份被人發現,就算吃了虧,他也會選擇息事寧人。

“2015年到2018年,生意比較好,每年退稅都能退200多萬元,可我不敢去辦理。”那幾年,羅某的生意越做越大,不僅開了服裝公司,還有了店舖及多處房産,可因為身份問題,他一直過得謹小慎微。

這些年來,羅某的公司、房子、車子都沒有挂在自己的名下,連微信、支付寶都是借用他人身份註冊。羅某告訴民警,他曾有過一個女朋友,兩人還生下一個女兒,他用女朋友的支付寶存下了400多萬元,但在談婚論嫁時,他不敢向對方坦白往事,也不敢和對方領證,女朋友最終離他而去。

“如果當初自己忍一忍,也就不會跟他人發生矛盾,最終導致悲劇。”羅某潛意識一直無法遺忘以前的事,常常感到恐懼,覺得眼前的一切如同泡沫一般,隨時都會破滅。

2022年初,婺城分局深度研判省廳、市局下發的歷年、命案積案、“改頭換面”逃犯線索資訊,對逃犯網上、網下活動軌跡及其關係人資訊進行深度挖掘。

“同樣濃眉大眼,有點微胖,為什麼身份資訊顯示卻天差地別?”2022年新年剛過,金華市公安局婺城分局刑偵大隊裏,副大隊長傅靜生緊緊盯著電腦上李某和羅某的兩張比對照片,陷入沉思。

李某,是2013年某地一起賭博案中抓獲的違法人員。可疑的是,這個人和李某身份證上的照片完全不像,反而和一起命案上網逃犯羅某的照片很像。

傅靜生抽絲剝繭,很快確定該男子冒用了李某的身份。隨著進一步調查,傅靜生發現這名違法人員的真實身份也並不是羅某。真正的羅某到底是誰?警方立刻開始對這個消失26年的逃犯身份展開調查。

偵查中心通過資訊研判,層層篩查、一一排除,會同城西派出所最終鎖定,在杭州做服裝生意的老闆劉某,極有可能才是线日,根據線索追蹤,民警發現其在金華某小區的蹤跡。得到線索後,民警決定立即行動,對其進行抓捕。

次日,羅某來到某小區車庫準備開車,設伏多時的民警瞄準時機,快步上前,乾淨利落地將羅某按倒在車前。面對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民警,已化名為劉某的逃犯懵住了。在審訊室,他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羅某已移交至黑龍江警方。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 88828235 對外服務:訪談直播展會廣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