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磁王」迈克尔·法斯宾德爱尔兰叛逆男子的勒芒赛车之路

迈克尔·法斯宾德在45岁之前,就已经完成许多好莱坞演员的两大心愿:入围奥斯卡(还两次)、以及成为主流影坛的热门超英雄。这两个心愿,证明法斯宾德是好莱坞有实力又有人气的火红演员。45岁,如此年轻,但在这五年来,法斯宾德却没有趁当打之年多演出一些作品(2019年的《X战警:黑凤凰》早在2017年就杀青),为什么?我们要揭开下一个好莱坞飙车狂的秘密:迈克尔·法斯宾德正忙着实现他深埋内心30多年的赛车梦想。

被称为演技派演员,但在主流电影里依旧能让粉丝们眼冒爱心,这有点奇怪,正如爱尔兰长大的孩子有个「法斯宾德」的德国姓氏。迈克尔·法斯宾德似乎从小就习惯两种不同力量在他身上交汇:他有一个德国爸爸与爱尔兰妈妈;他的童年不断在德国与爱尔兰间穿梭;父母希望孩子们在乡间长大,但年纪轻轻的他却想去到繁华伦敦闯天下。是因为这种多重身份令他产生了极强的反叛个性吗?也许是因为妈妈的关系:法斯宾德的母亲是爱尔兰革命领导人迈克尔·柯林斯的曾侄女,似乎柯林斯立志解放爱尔兰的热血,遗传到了法斯宾德身上,转化为叛逆的形式——当他离家进入伦敦戏剧中心就学,最后却又中辍学业。

法斯宾德从小的梦想也如此混乱,尽管他17岁时就登台表演舞台剧,但那时的他同样想要成为一位摇滚巨星——90年代的孩子谁不想呢?他每几天就会去参加表演课程,而每天放学回家后,练习吉他两小时,希望有天能与朋友组成的乐团一炮而红。英国各地有太多这种音乐英雄出少年的传说,孩子们都想成为下一个艾尔顿·约翰或皇后乐队。这样说来,小迈克尔未来不是成为演员、就是乐团成员……不,你太小看迈克尔内心的混乱了,他还想成为赛车手。

他说:「在我童年的回忆里,总是与车有关,开车是一种会令人上瘾的嗜好,我始终感觉到它在呼唤着我。」他甚至说:「在我还没开始从事表演前,我有个巨大的梦想,就是成为赛车手……」曾经想成为演员或是吉他手的法斯宾德,又给了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在我年轻时,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成为赛车手。」

舞台与吉他听到都会哭泣的,法斯宾德原来更喜欢汽油与排气管的气味,但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法斯宾德。我们认识的法斯宾德,是在《斯巴达300勇士》里身上涂满婴儿油的斯巴达勇士;是在《饥饿》里把自己饿成皮包骨而获得英国独立电影奖的;是在《为奴十二年》里的美国奴隶主;还是苦大仇深的《X战警:第一战》万磁王、以及《史蒂夫·乔布斯》里的史帝夫·乔布斯,这两个角色在剧情里都有着王者风范,而在幕前幕后都获得许多人的崇拜。

法斯宾德终究成为了演员,但他对汽车的热爱却也同样直至今日——更精准地说,他热爱的是速度与激情。法斯宾德并不是单纯赚大钱的好莱坞演员会成为的古董车收藏家,而是喜爱亲自上场的热血赛车手。他与我们过去介绍的好莱坞飙车狂不太一样,更近似于「万酷之王」史蒂夫·麦奎因或是保罗·纽曼。

麦奎因主演勒芒24小时赛车电影《大逃亡》时,还认真想要参加勒芒赛车; 而保罗·纽曼则明显是被演艺圈耽误的专业赛车手,他赢得两次SCCA美国系列赛冠军、开着保时捷935赢得勒芒赛车第二名…… 70岁时还获得戴通纳500赛车第五名,他80岁时,竟然又参加了一次需要驾驶赛程长达500英里的戴通纳500赛车。 他关于赛车的名言太多,最经典的其中一句是:当别人问他赛车经历里最光荣伟大的一刻是何时,这位奥斯卡、柏林影展、坎城影展三大影展影帝这样说:「是明天…… 如果没有的话,就是下礼拜。」

除了这两位上世纪影坛天王前辈,好莱坞年轻小辈里,就属56岁的帕特里克·德姆西(Patrick Dempsey)最钟情赛车,这位《实习医生格蕾》里的风流医师也在2009年参加过勒芒赛车,2015年在勒芒赛车GTE-Am组获得第二名。他还与车厂Proton组成了「德姆西-Proton」车队,是勒芒赛车的常客之一。但德姆西在我们今天的故事里有更重要的地位:他引领了更年轻的迈克尔·法斯宾德,进入勒芒赛车的世界。

要踏进勒芒赛车的世界,不是高举《X战警:第一战》的海报就行,需要一长串的实地赛车经验,并且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能挤进这场史上最伟大的长途赛车赛事。法斯宾德与保时捷合作,为了有天能进入勒芒赛车窄门而规划赛程。他参加过2017、2018年的「Ferrari Challenge North America」赛事;2019年他驾驶保时捷911GT3Cup,完成了在德国的Porsche Sports Club比赛。德姆西-Proton车队的车手克里斯帝安李德(Christian Ried)谈及法斯宾德时这样说:「看着迈克尔·法斯宾德一步步成长是非常有意思的,以团队的立场,我们非常荣幸能与他一起走上他的『勒芒之路』。」

2019年,法斯宾德马不停蹄地参加在爱尔兰举办的「湖区拉力赛」(Rally of the Lakes),他不只是这场大赛的宣传大使,他还是比赛里的一名车手——他的老家其实就在赛道所在的基拉尼镇(Killarney)。这位不仅是返乡探亲的赛车手,要以高速飙过风速强劲、并由石墙围成的故乡赛道。这里除了怀念之情,还有狭窄蜿蜒的赛道,而高速将赛道上所有事物都变得极度危险,根据法斯宾德的说法,这场赛车几乎是「疯子才会干的事」。

2019年没办法到基拉尼看法斯宾德飙车的朋友们别失望,这位宣传大使、车手、兼基拉尼之光,拉了老同学将他参赛的过程拍成了纪录片。法斯宾德形容这场「最疯狂的拉力赛」时表示:「当转弯时,如果后轮开始离开了碎石路,车子就会开始漂移,这真的吓坏我了……刚开始的几圈里,我还得提醒自己要记得呼吸。」

你可以在社交平台Vero上,看到许多法斯宾德分享关于湖区拉力赛与勒芒赛车之路的影片——没错,这位压根对社交平台毫无兴趣的硬汉,竟然为了赛车而开了一个社群账号。(如果你没有Vero账号,也可以在YouTube保时捷官方频道,看到法斯宾德的「勒芒之路」系列纪录片)

「我一直钟情于驾驶,基本上,驾驶任何四个轮子的东西都可以。我其实对脚踏车没多大兴趣,我最想要的就是那些有小踏板的卡丁车,我一直以来对汽车都有一种执念。」

6月11日,法斯宾德的勒芒赛车之路将迎向重大里程碑,加入德姆西-Proton车队的他……就要参加第一次的勒芒赛车。法斯宾德乘上保时捷911RSR-19,与加拿大裔车手扎卡里罗比雄(Zacharie Robichon)和澳裔车手麦特坎贝尔(Matt Campbell)一起三车上路。经过去年许多赛事被严重疫情耽搁的一年,今年法斯宾德来势汹汹,他已经先在葡萄牙波尔蒂芒赛道获得了第二名(想想他站上颁奖台的明星风范)、4月时又在法国莱卡斯泰莱赛道获得第三名,终于,6月的现在,他要进入朝思暮想的勒芒大赛了……而他仍然不可置信。「说真的,我从没想过进入勒芒大赛的梦想能够成真。」

万磁王施展能力时,你能见到法斯宾德额侧的青筋浮现,而赛车需要付出相同的专注力——甚至还要更多一点。法斯宾德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专业赛车手,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热情有多么巨大。他时常回想自己第一次与影史伟大电影导演合作时的紧张体验,那堪比在湖区拉力赛过弯的体验。可是,如果他搞砸了《普罗米修斯》,顶多雷德利·斯科特导演这辈子永远不再雇用他。但对于赛车,他的失败或是放弃,都是对自身热情的一次打击与侮辱。《速度与激情》系列或是任何导演没有要求他参加这些赛车,这是他个人的人生目标,这对他的意义比一部电影还要巨大。

法斯宾德知道自己待在驾驶座的时间还不够长,他的四肢还没有训练出无意识下也能作动的肌肉记忆;他握着方向盘时还是不够心无旁鹜,总是被其他情绪干扰一路狂飙的目标;更别提整个好莱坞,还在等待他们的男主角快读下一份剧本(或是爽快点签下新电影合约)。但是他并不会对此感到烦躁不安,相反地,热情烧毁了这些担忧与阻碍,当他坐进车内,准备踩下油门,这个等等就会极度喧闹的小空间里,就只有他与他的梦想。

这一次法斯宾德的勒芒初登场成绩,并不尽理想:在62个混合老手与菜鸟的车队里,法斯宾德的车队获得51名,法斯宾德途中还撞车了两次。但是别忘了,即便是好莱坞车神保罗·纽曼,他的赛车经历起步也不太理想,他还自嘲自己是「大器晚成」。而第一次勒芒赛车的不尽人意会打败法斯宾德吗?很明显地并不会。

因为迈克尔·柯林斯的血脉、因为爱尔兰家乡的飙车传统、因为保时捷911的油门踏板还在等着他。好莱坞飙车狂迈克尔·法斯宾德的勒芒之路并没有完结,相反地,它才刚刚开启了下一段旅程的开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